新聞網

手卷一張餅


發佈時間:2020-09-21 點擊:2009

童年記憶中,每年麥收時,老家院子裏就會擺出一張黑漆漆的鏊子。
  麥稈一把把的填充到鏊子下面,粗糙的大手熟練的點火燒起來,表面烤熱了的時候用濕布一抹就擦得乾淨,勺子從盆子裏一舀,嗤啦一聲倒上一大早就舀着水舀着糧、按着碾推着磨趕出來的麪糊,耙子一推一轉,糊糊就凝固成了一個圓,把幹了的邊一撕一揭,反過來再一烙,稍等到兩面幹,這時候再揭下來的,就是一張正宗的沂蒙煎餅。
  新烙出來的煎餅很好吃,出於對孩子的寵愛,奶奶和嬸子往往會往煎餅上攤些韭菜,打個雞蛋,重新烙烙再捲起來給小孩們吃。印象中,新麥煎餅是最好吃的,平時裏吃到的也都是麥子煎餅,偶爾換一下口味,才嚐嚐雜糧煎餅。父輩祖輩們口中那些屬於過去長毛髮黴的地瓜面煎餅,高粱面煎餅,甚至玉米芯磨碎了做的煎餅,對我們來説,只是個遙遠的故事,那些酸澀與黴味,我們從未知曉。
  可我們今天的好日子,就是在這樣的過去裏,用一摞摞五味雜陳的煎餅,攙着血汗推出來的。沂蒙煎餅裏沉澱着冗長的歷史。遠在春秋戰國時,我們的祖先就是攤着煎餅迎着日出,種米種豆做生活的,煎餅是今日的糧食是明日的力氣,咬一口催生的是山東好漢的血與膽,是炎黃子孫的骨與皮。生在這裏的人,怎麼可能對煎餅沒有感情?就連寫《聊齋》的蒲松齡都深情的作了一則《煎餅賦》,稱讚“煎餅則合米豆為之,齊人以代麪食”,“圓如銀月,大如銅缸,薄如剡溪之紙,色如黃鶴之翎,此煎餅之定製也”。可其實煎餅不是那麼精緻的吃食,對大部分尋常人家來説,有醬有葱,配上煎餅,就已經是頂好的一餐了!想再好些,卷些炒菜,出門在外,配些鹹菜,幹了冷了,泡水就吃,潮了黴了,烙了不嫌。就算是在戰亂年代、不得不背井離鄉,奔東北闖關東的日子裏,包袱裏有一沓孃親手攤的煎餅,就是把家帶在身上,任何時候心裏都有了靠山。
  山東人就喜歡生活在山東,住在沂蒙就是要吃煎餅,這都是天經地義,卻也來之不易。這一片土地,今日的和平,是山東人民用小推車推出來的。小推車上有軍資軍鞋,更有山東煎餅,填飽瞭解放軍的肚腸,打出個晴了天的勝利。沂蒙老區420萬人,有140萬參軍支前,沂蒙人民用煎餅養育了革命,用小車把革命推過了長江。這種用煎餅勞軍的傳統古已有之。相傳煎餅是臨沂人諸葛亮發明的,不但救急支援了漢軍將士,還在吳國宴上一舉定下了聯盟。“滾滾長江雖天塹,怎擋百萬虎狼兵;若非煎餅合吳蜀,天下早已歸曹公。”還有傳説唐朝時,李世民曾被圍困至蒙山腳下,是靠着老百姓以煎餅冒充草紙、大葱冒充毛筆、大醬冒充墨汁矇混過關送去充飢,才躲過了一劫。煎餅,這被馮玉祥將軍盛讚為“抗日餅”的吃食,它其實不普通,從來都承載着正義,它其實太普通,從來都為的是這一方平安!
  民以食為天。煎餅圓如日,正是為補天。明代才子楊慎的《詞品》中記載:“宋以正月二十三日天宰日,言女媧氏以是日補天。俗以煎餅置屋上,名曰補天。”天一生水,在陰曆正月十九至二十三日左右,正是雨水節氣,一張煎餅承載的是風調雨順的祈願;天圓地方,雨露滋養的五穀雜糧均可磨成糊攤成餅,又能容裹各種食品,可謂一張煎餅包天下,承載厚德養民生,煎餅補的哪是頭上的天呢?咬一口煎餅,明瞭的是心裏的青天,百姓無憂,四時有序,太平有道,便是國泰民安。
  現如今,手工煎餅似乎已經從生活中遠去。村裏都已經有了制煎餅的機械,端着麥子就可以去換一摞回來。煎餅不再是現攤出來的,圓圓的形制也變成了四方的樣式。那薄薄的一片煎餅,含在嘴裏,居然不用咬就會軟化掉,可是,卻再也找不回當年的味道,家鄉的味道……作者:徐展

  分享:

相關新聞
 
網絡新聞投稿郵箱: net080942.jsvip.app
山東科技大學新聞中心 版權所有